万达娱乐 发布的文章

  今年前三季度已有4045只私募产品清盘 为5年来清盘量之最  “一哥”王亚伟旗下私募产品“提前清盘”

  最容易出“神”的私募行业,今年前三季度已有4045只产品清盘,为5年来清盘量之最。最有代表性的是,曾经的“公募一哥”、如今私募大佬王亚伟的基金,也被曝出提前清盘。

  王亚伟的私募“提前清盘”

  由于长期在公募基金(华夏基金)任职,王亚伟靠“华夏大盘”6年创造出1182%的回报率,远超同类基金的234%,依靠“华夏策略”,创下过3年126%的回报率,是同类基金平均收益三倍,因而被市场“封神”。过去的股神今年业绩不佳,旗下一款产品被迫“提前清盘”。

  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,曾经的“公募一哥”,而今的私募大佬王亚伟的千合资本旗下的中铁宝盈祥云3号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提前清盘。

  中铁宝盈祥云3号成立于2016年3月1日,同年3月25日成功备案,基金类型为基金子公司,托管人招商银行,在协会的运作状态为提前清算。

  该基金信息最后更新时间为2018年9月4日,据第三方数据显示,该产品清盘时间为今年9月12日。有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,王亚伟的产品几乎“全面亏损”。以其拳头产品“昀沣”系列为例,今年以来平均下来亏掉30%以上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王亚伟旗下的产品有最新净值展示的合计有19只,平均收益为亏损14.5%。今年以来,昀沣系列6只有净值数据的基金平均亏损达24.035%,其中昀沣基金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32.96%,昀沣4号收益为亏损20.37%,昀沣2号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26.45%,昀沣5号收益为亏损14.78%,昀沣9号收益为亏损15.34%,昀沣3号收益为亏损34.31%。另外,王亚伟的千纸鹤1号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29.32%,云豹三号收益为亏损23.21%。

  王亚伟今年连续“踩雷”

  公开数据显示,王亚伟的昀沣基金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32.96%,另外一只产品昀沣3号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34.31%。

 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,三季报数据显示,王亚伟的千合资本旗下昀沣基金期末持有三聚环保4810万股,另外一只产品昀沣3号却减持该股1530万股,退出前10大流通股股东。三聚环保今年以来,截至11月19日,其间下跌达54.66%。10月12日,三聚环保发布业绩预告称,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为12.20亿-14亿元,同比下降29.82%-38.84%。再加上三聚环保大额解禁压力,10月15日到17日,三聚环保差点出现连续三个跌停板。但从2013年以来,王亚伟对三聚环保却是5年不离不弃。

  “一哥”王亚伟今年“踩雷”的个股不止三聚环保,经纬纺机也是麻烦缠身。11月11日晚间,经纬纺机公告称终止收购中融信托32.99%的股权,公司股票自11月12日起复牌,距3月12日经纬纺机宣布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已过去8个月。复牌后,经纬纺机股价出现两个“一字板”跌停。

 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,昀沣9号继续持有经纬纺机300.01万股,为第5大流通股东。值得一提的是,王亚伟在三季度大幅减持了曾经重仓持有的北京城乡、广电网络,已退出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前10大流通股东。

  前三季度超4000只私募产品清盘

  以前“股神”层出不穷的私募行业,今年遭遇投资冬天,前三季度已有4045只产品清盘,涉及机构达1942家。此前2014-2017年,私募产品清盘量分别为782只、1824只、2288只、3572只。 一般来说,私募平均清盘线在0.7元左右,也就是说,今年以来有4000多只产品亏损了至少30%,普遍亏损严重。

  据统计,今年初到10月中旬,全市场3553只A股中,有3290只出现下跌,占比高达92.6%;剔除2018年上市的新股后,其余3464只个股中则有3259只出现下跌,占比高达94.1%。公开数字显示,前9个月发布清盘公告的公募基金达294只,是去年全年的2.8倍。清盘的基金中,主要还是混合型和债券型基金,清盘数量分别为153只和105只,占比清盘基金总数的九成。

  文/本报记者 刘慎良

  11月21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日报道,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表示,欧盟虽欲加强防务领域工作,但不打算变成与北约竞争的军事联盟。

  莫盖里尼与欧盟成员国防长举行会谈后表示:“欧盟不是,也不会成为军事联盟,欧盟是政治联盟。”

  她强调,欧盟在防务领域的努力对北约起到补充作用,也有助于加强北约欧洲成员国的实力。此外,她还表示,欧盟不会建立欧洲军队。

  莫盖里尼称:“我方不会建立‘欧洲军队’,这里没有人从事该工作。我们进行投资是为了使成员国加强国防措施,使他们能够更积极和有效地保卫欧盟地区和全球安全。”

  她还表示:“北约盟友和欧盟成员国基本上是同样的国家,所以组织之间出现冲突是丧失理智的行为。”

  法国总统马克龙早前建议建设一支“真正的欧洲军队”,称欧洲需要加强自卫能力而不能只依赖于美国。

  他表示,欧盟必须有能力保护自己。马克龙还谈到网络安全威胁,称网络安全隐患曾出现干预欧盟选举的情况。

  11月21日电 据外媒报道,美国11个州共32人因吃了罗马生菜(romaine lettuce)而感染大肠杆菌,美国卫生官员20日警告消费者不要吃生菜,并丢掉家中的生菜。

  据报道,疫情始于10月8日至31日,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(CDC)透露目前32人感染大肠杆菌,其中13人必须入院接受治疗,一人出现肾衰竭,没有人死亡。此外,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,也有18人患病。

  CDC建议美国的消费者不要吃任何生菜,并建议零售商和餐馆不要在食物中添加或出售生菜,直到该机构获得有关疫情的更多信息。

  CDC表示,家中存有生菜的消费者尽管目前身体没有不适,也应立刻扔掉生菜,包括含有生菜的沙拉和沙拉混合物,并需要对存放生菜的冰箱架子和抽屉进行消毒。

  根据CDC的数据,发生疫情的11个州分别为加州、康涅狄格州、伊利诺伊州、马萨诸塞州、马里兰州、密歇根州、新罕布什尔州、新泽西州、纽约州、俄亥俄州和威斯康星州。

  落实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让广场舞不扰民  长沙一男子劝阻广场舞后猝死事件引关注专家建议

  对话动机

  近日,媒体报道的一起因跳广场舞引发的纠纷引起社会高度关注。据报道,事发地在湖南省长沙市水岸世景小区。事发当晚,十几位老人打开音响跳起广场舞。小区居民贺某的孩子因音响声音大影响做作业,贺某于是与跳广场舞的老人理论,发生争执。据小区其他业主介绍,跳广场舞的老人说话较重。贺某说不赢,情绪激动,其间突然倒地。医生说,贺某系心源性猝死。

  事发后,不少人认为,贺某系与跳广场舞的老人吵架后被气死。不过,当时跳舞的一名居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跳舞的人没有与贺某发生争执,是在讲道理。

  此事经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,除了事件中涉及的法律责任,广场舞扰民问题再度成为舆论焦点。围绕如何规范广场舞的相关问题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与专家展开对话。

  对话人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    乔新生

 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        赵 丽

  《法制日报》实习生       崔磊磊

  记者:近日,关于广场舞的一连串事件,再次将这项活动推上风口浪尖。有媒体报道称,在湖南长沙,一名男子因劝广场舞大妈被气死,其妻子欲起诉但找不到被告人。我们应如何看待因广场舞引发的纠纷?

  乔新生:这里有两个问题,第一是相邻权问题,如果所有权人在行使权利过程中,给他人造成困扰,应当承担法律责任,这是民法上的相邻权;第二,如果属于公共空间,那么应当由全体业主共同制定管理规则,并且由物业管理公司负责执行。现在的问题是,产生纠纷的地方,究竟是属于政府部门管理的广场,还是属于业主委员会委托物业公司管理的广场。如果是属于政府部门管理的区域,应当由政府部门出面维持秩序;如果是属于物业管理公司管理的小广场或者住宅小区的广场,那么物业管理公司应当征求多数业主的意见。

  记者:在那起发生在湖南长沙的事件中,小区物业服务中心项目经理周晓波认为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》《物业管理条例》等法律法规以及小区《管理公约》都未规定小区内不能跳广场舞,物业公司只能进行劝导、制止,然后上报社区,无权取缔。

  事发地星沙街道望仙桥社区彭姓主任则说,辖区内有13个小区,经常接到居民投诉广场舞噪音问题,水岸世景小区也有人投诉过,社区工作人员也曾上门劝导,但没人听。

  据媒体报道,当事人也曾打过市民服务热线投诉,但无果。

  乔新生:如那位物业公司经理所说,针对广场舞噪音的管理,物权法、《物业管理条例》等法律法规以及小区《管理公约》都未规定小区内不能跳广场舞,物业公司只能进行劝导、制止,无权取缔。另外,当事人打市民服务热线投诉,也都无果。这些情况在现实生活中非常普遍,但也有法可施。

 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要坚持两大原则:第一是社区自治原则,由社区居民制定管理规则,确定是否可以在小区跳广场舞、如何跳广场舞、什么时间段可以跳舞;第二应当授权物业管理公司实施管理,如果物业管理公司在管理过程中涉及公民基本权利,需要民警介入的,应当要求民警介入,以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,对行为人作出处罚。

  记者:对噪音扰民问题,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、治安管理处罚法等都有相关规定。可是,现实中似乎鲜有广场舞扰民者被制止和处罚的案例。要避免诸如上述湖南长沙的悲剧再度上演,是否需要进一步完善基层社会治理?在保障民众跳舞健身权利的同时,有关方面是否也要加强执法,及时制止违法、不文明行为,让违法、违规者承担行政、民事责任,让民众的休息权得到保障。

  另外,我们注意到一个问题,伴随老龄化,老人健身场所匮乏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  乔新生:的确,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才是关键。广场舞扰民也涉及公共文化服务问题。广场舞之所以扰民,就是因为从事公共文化服务的场所相对较少,社区居民缺乏活动的空间。公共文化服务保障存在的最大问题不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不够,而是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问题,是管理不到位的问题。政府投入巨资修建的大型体育场馆门可罗雀,而社区居民文化活动场地却明显不足。所以,要尽可能地把教育设施、社区服务设施和公共文化服务设施有机结合在一起,全面开放财政投入建设的各类大型体育场馆,开放政府修建的大礼堂和社区服务中心,只有这样,才能满足社区居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。在保障民众跳舞健身权利的同时,让民众的休息权得到保障。

  记者:就像您刚才提到的,公共文化服务的用地问题比较突出。比如,占地几百亩的小区,就一小块空地,怎么可能不冲突?开发商为了最大密度地使用土地,没留多少公共空间,此类现象似乎普遍存在。

  乔新生:这其实不是开发商的问题,开发商胆子没有这么大,还是地方有关部门的规划问题。开发商都是按照规划局批准的规划方案来设计的,开发商如果没有违反红线图,没有违反规划部门的方案,那么开发商不需要承担责任,需要承担责任的是地方的规划部门。

  记者:要解决广场舞扰民问题,也不可能单纯依靠大妈和居民凭借个体的力量去完成,需要进行合理规划,为老百姓提供更多的公共健身场地。

  乔新生:文化资源配置必须统筹兼顾,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要得到切实地贯彻落实,政府部门应该进行整体规划,为老百姓提供更多的公共健身场地。

  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出路就在于,彻底打破条块分割的管理机制,建立统一的公共文化投资管理机制,建立统一的公共文化服务基础设施保障措施,建立统一的公共文化保障服务队伍。让各类大型体育场馆、政府修建的大礼堂和社区服务中心都成为中老年人活动的空间。

  制图/高岳

  客户端北京11月20日电 (任思雨)“投票场上彩旗飘,男女老少来投票!你一票,我一票,投给老师二十票!”一名网友在微博上说。

  乍一听,很多人可能认为是粉丝在给偶像打榜,但其实,紧跟着的后一句是:“请投严歌苓老师、周国平老师、毕淑敏老师一票!”原来,这是网友们为作家投票时喊的口号。

  文学排行榜,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投票?

来源:微博截图来源:微博截图

  “网红”作家得了第一名?

  所有的故事皆始于一个原本没什么水花的微博。

  11月16日,新浪读书发起“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”,列出60位微博作家领域大V作家,每个读者都可以投20张票。

“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”微博截图。“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”微博截图。

  这条微博的关注度起初并不高。后来,沈肯尼、沈煜伦的粉丝号召大家去榜单投票。

  沈肯尼和沈煜伦是网络上的两位知名博主,他们的个人简介上显示,两人身兼多重身份,包括畅销书作家、编剧,美妆品牌创始人兼代言人,甚至发行过音乐专辑。

沈煜伦出版的书籍。沈煜伦出版的书籍。

  据统计,两人出版的书籍包括《沈肯尼成长日志》《破碎的时光》《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》《四世生花》等,均以情感类内容为主。经过粉丝们的投票,两个人都进入排行榜的前列,沈肯尼一度成为第一名。

  16日当天,作家江南也给自己投了一票,结果微博自动分享了出来。之后,凭借着庞大的粉丝基础,投票区内江南的排名开始飞速上涨,逐渐超过两人升至第一名。

来源:微博截图来源:微博截图

  江南是国内知名作家、小说家,曾出版《龙族》系列、《九州缥缈录》等多部畅销作,获得过最具幻想小说家奖、最具商业价值作品奖,本人也曾两度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。

  但是,江南的票数上涨引起了两位作家的粉丝不满,随后,@沈煜伦网宣官博发文质疑其票数涨得太快,并发起话题“江南买票刷榜”。

来源:微博截图来源:微博截图

  这些言论迅速引发江南粉丝们的回击,并开始再次大规模投票,其他作者的粉丝也开始互相拉票,差距逐渐拉大。江南本人也在微博开玩笑回应,“我这点流量还被怀疑刷榜……我也得配啊。”

  有网友整理了这一事件的过程,于是有更多的人加入了投票的行列。网友们发现,原来这个榜单上,还有莫言、周国平、毕淑敏等耳熟能详的著名作家。

  “他们的排名应该更靠前才对!”两名作家的排名开始被远远反超。

  “捞一捞这些作家吧!”

  从16号到19号,这场投票带来的风波没有停歇,反而进入了越来越热闹的境界。

  截止11月19日中午12时,江南以210万的票数位列第一名,南派三叔170万位列第二,李银河也以87万排名第五,莫言排名第八。郑渊洁、周国平、严歌苓等作家也跻身排行榜前列。

截止19日中午12时,江南以210万的票数位列第一名,南派三叔以170万位列第二。 来源:微博截图来源:微博截图

  而最初排名靠前的沈肯尼变成了第21名、沈煜伦排名30。

  有网友把这场投票形容为“2018作家跨栏大赛”,有网友更是每天在微博不间断直播排行榜的最新进度。

来源:微博截图来源:微博截图

  在这里,“跨栏”的意思是帮助作家在排行榜中超越其他人。有网友说,“今天给麦家老师投了15票,至少让他先跨一个栏!” 作家投票仿佛变成了一场体育竞赛。

  很多人开始在评论里“捞”一把喜爱的作家。

  “捞捞席慕蓉老师和毕淑敏老师!”“严歌苓老师不配有一票吗?”“前三名的粉丝是不是可以歇歇,把票让点儿给车尾的同志们!”甚至有人调侃:“莫言说,我的诺贝尔在这里值几票?”

网友评论截图。来源:网友评论截图。

  有人搬出了少年时读过的经典作品:“舒克贝塔皮皮鲁鲁西西邋遢大王!看过郑渊洁那么多童话的人,你们好意思不投票吗?”还有人整理出了上榜60位作家的知名代表作,供读者评判。

  不少作家也亲自参与到这场“混战”中。

  16日,周国平转发投票链接并说“大家随意”,有网友开玩笑:“周国平老师都亲自下场了,请大家关爱他!”“谁写作文的时候没用过周老师几句名言啊!还的时候到了!”

来源:网友评论截图来源:网友评论截图

  这个原本没有多少关注度的投票,如今已经演变成一场全民狂欢。

  更应该关注的,是作品

  18日,@沈煜伦网宣官博发布致歉声明,表示因为冲动未经核实就转发了质疑微博,当事人将辞职,并删除之前的有关微博。

来源:微博截图来源:微博截图

  不过,这一事件也不再只是两家粉丝之间的争论。

  网络上,人们投票的理由五花八门:有人为自己钟爱的作家投票,有人说要给严肃文学作家“报不平”,也有人纯粹因为不想看到一些作家上榜。

  在刷屏的“帮偶像跨栏”评论之外,有人疑惑,这些刷票、做数据的“粉丝圈”文化怎么也进来了?作家圈越来越像娱乐圈?

  参与投票的网友回复道,大家只是以娱乐化的方式回击这种行为,网友@猫撞说,是因为反对流量打投做数据这种饭圈行为,这是“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”。

  在两位作家的粉丝微博中,“打榜”已经成了一种日常工作,音乐榜、作家榜,每场投票都会发动多个账号投入,把偶像的名字投到前排。

来源:微博截图来源:微博截图

  但是,这种行为真的值得提倡吗?

  网络时代,有数据有流量,意味着能带来更多的曝光和关注度,但是一味地“刷榜”,只会让好的作品被埋没,真正优质的作家被遗忘。长此以往,对整个文学界无疑是一种损害。

  关于这场热闹,也有人提出质疑,把传统作家、青年作家、网文作家放在一起对比,这个榜单的权威性本来就不高。

  但现在看来,参与的群众并不是为了追求一个多么公正的榜单,只是不希望刷票等行为也进入到原本“相对平静”的作家圈内。

  全民狂欢之后,多关注文学作品,让文学的评比回归到文学本身,或许才是该有的思考。(完)